在醫院當社工,經常面臨「社工的倫理」和「長官的要求」兩者之間的衝突。

近期,被交辦解決醫療呆帳的任務,對我來說,經濟困難的人需要幫助,但經濟困難的認定可以經由縣府,或是透過會談來判斷,不是個案說了算,當然也不會是長官說了算。

念了四年社工系,期中和暑期實習480小時以上,實務工作近十年,我相信我的評估和判斷,該協助的人一定會盡力協助。

但我實在無法接受只要我蓋章,其他都不要管的這種方式。

 

今天接近下班時間,急診call我,告知有一名酒醉路倒的個案需要協助。

一到急診先關心個案,但個案滿身酒氣,只想睡覺,並表明未帶健保卡,也沒錢支付醫療費,簡單詢問個案有無身體不適,個案表示酒後有點胸悶,請個案原地休息一下,不一定要掛急診,休息後還是不舒服再掛號請醫師檢查。

或許是因為無法躺床,或許是其他不清楚的原因,個案突然口出惡言。

因為個案不符合補助條件,向醫師解釋後,醫師問我「為什麼沒有彈性?為什麼不幫助經濟困難的人?」

我說:「這個個案才40出頭,好手好腳,沒有身障,沒有生病,成天喝酒,真正經濟困難的人不是這種,我無法幫忙。」

醫師很難理解,他們想到的只有無法申報健保。

我知道醫院的營運很重要,如果業績不好,也無法養活這麼多員工。

可是,真正需要幫的人很多,我想幫這些人,而不是每天醉生夢死,拒絕我們服務的人。

在醫院工作快五年,在急診看到形形色色的人,死別看過好多次,每次都很心酸,每次都必須強忍淚水。

假借就醫,實際擺爛的人也很多。

雖然是無賴,但我還是會花時間嘗試建立關係,試著從談話過程中找出個案的需求和我處遇的方向。

對於長期喝酒的個案,我知道我的一點協助並不能改變什麼,但我還是會嘗試,期待哪一天個案可以清醒的出現,而不是路倒被送入院。

記得有個個案,幾乎全家都有喝酒習慣,在這樣的生活環境裡,有可能不喝酒嗎?個案每次掛急診都被我罵,有時候我也害怕會被打,但我還是苦口婆心的勸。

某一天,個案來院做身障鑑定,沒有喝酒,氣色好多了,一起前來的家人說個案已經很久沒喝酒了,我立刻稱讚個案,個案很不好意思。

心想,真是不枉費我這麼愛罵你,總算醒了。就在這一刻,所有的辛苦、疲勞都煙消雲散。當然也有超多屢勸不聽的人,我還在努力感化他們。

在急診跟這些人鬥志,我的心臟變好大顆,變得更不怕困難、不怕挑戰,所以應該要謝謝這些難搞的個案,讓我的社工路走得更充實。

 

奈奈  2017.03.28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venene40 的頭像
lovenene40

我的小腳走天下

lovenene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